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友情故事 > 亲情故事 >父爱如山

父爱如山

本文作者:admin 更新时间:2019/12/20

门口有一棵老树,就像一个老人静静地站在院子外面。这棵粗壮的树干深深扎根于地下。风搅动着它的枝叶,燃烧的太阳静静地在它的头顶上凝视着。它只是等待春天去秋来,对世界的浮华无动于衷。

我父亲和我已经分居很长时间了。他就像一块冰冷的石头,让人没有热情走近。他的脾气很大,记得小时候我打翻了一个盘子,碎片溅了一地,父亲什么也没说,拿起用来烧火的手杖,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战斗。一瞬间,鲜红的条纹出现在我不成熟的皮肤上。我忍住眼泪,不让它流出我的眼睛,只有心中的怨恨。父亲打架后累了,直到那时他才休息。这时,母亲慢慢走过来,我立即扑到她怀里哭了起来,而父亲只是坐在一边,嘴巴蜷曲着。

多次遭受皮肉之苦让我怀疑我是否是我父亲的亲生父亲。随着时间悄悄流逝,父亲的坏脾气没有停止的趋势。那次,他坐在床上,默默地抽烟,嘴里不时吐出几缕烟草,烟草甚至比他头上的花还要密集。你不让我整天担心。我真的厌倦了生活,我父亲厉声说道。母亲眨着布满斑点的眼睛,什么也没说。老掉牙的眼泪,静静地流淌。

最初,我母亲为了一块小菜地和邻居发生了冲突。我母亲是家庭成员,这个领域是她的生命线。然而,他的父亲向外伸出胳膊肘,帮助邻居大骂他的母亲。母亲看起来很委屈,所以她没有得到任何好处,但最后受到了父亲的诅咒。她在一旁抽泣着。半个多世纪的时候,她摇了摇肩膀,双手深深地嵌入了灰色的头发中。她说,“不要再谈论我了。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年。我父亲不再说话了。国内战争暂时停止了。我握着妈妈又黑又旧的手掌,我的心已经流泪了。

我的老父亲,你的坏脾气什么时候会结束?我什么时候才能对爱你的家人好一点?

我妈妈很老了,她经常在外面想着她的孩子,并敦促我定期回家。当我开车回家时,那棵老枣树似乎向我点头示意。吃饭时,我帮助父亲吃了更多的食物。虽然他很尴尬,但他对我不像以前那么冷淡了。他还在抽烟,吐出烟圈。我不再拦着他,和他碰了一碗酒,偷偷看了他好几年,没有见到他父亲。我不再像过去那样对他感到厌烦了。经过多年的努力工作,我突然意识到一个男人养活家人有多难。生活的压力迫使我父亲放下了对孩子的爱。我完全理解我父亲。

父亲是一个靠出卖自己的力量谋生的泥瓦匠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一个同事背着父亲匆匆回家。我看见他的腿被石膏包裹着,脸上沾满了灰色的泥巴。我父亲在施工时从支架上摔了下来,大腿粉碎性骨折。那时,我还年轻,看着父亲痛苦地抽搐,但我完全不为所动。

在后来的岁月里,他父亲的痛苦像波浪一样袭来:他的手指被切割机割掉了,他的腰受伤了,他的脚失去了知觉,他的眼睛经常陷入水泥里,他的手指经常被石灰嵌在里面以面对痛苦,他永远不会说一句话,继续扮演他的黑面神。

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如何熬过那些痛苦的岁月的。面对家人的不解,他是如何生存下来的?人不是植物,哪能无情?然而,我父亲的爱太深太模糊,我来不及理解。

我亲爱的老父亲,这些年来,你用肩膀唤起了家人的希望,就像门前的老树,在狂风中一动不动地站着。他手里的香烟,像一个老朋友一样,静静地聆听着一个老人在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的生活。

现在,向窗外望去,这棵老树是平的,岁月匆匆。我捻起一支烟,从父亲的样子中学习,吐出一圈圈的烟草。时间就像流水,老树发芽。我触摸着一年一度的年轮,似乎已经领会了生命的本质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 女儿